§其之一

一次又一次地,你端著餐盤,在他忙碌的桌邊叩出一聲輕響。

然後你滿意的看著他蹙起來的眉頭,還有為了這個打擾的聲響停頓了一秒的羽毛筆。

吃飯了。 你說,半強迫的,讓他放下手中的牛皮紙及文具。



即使你知道,就算你不來打擾他,他餓了還是會不小心吃掉你偷渡進寢室的小圓麵包。

而你總是裝做不知情的,把口袋裏的存貨倒進麵包籃。



你只是想看他吃東西的樣子。

規律運動的喉嚨,微微鼓起的臉頰,還有被南瓜汁沾濕的唇瓣。

你只是看著他,然後自己也跟著吃。邊吃邊傻傻的笑著,一臉很滿足的樣子。

「傻子。」他說,然後皺著眉頭對著你嘴角的麵包屑施了一個清潔咒。

然後你又蹦又跳的,沒注意到他什麼時候吃完了餐盤裏的食物;沒注意到他什麼時候,已經擦淨了唇上熠熠的光采。



你以為他不知道的,麵包籃子裏的小祕密。

你以為他不知道的。


大前天放了一顆、前天放了四顆、昨天放了三顆。今天還沒放呢......或許又是一顆?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§其之二

一次又一次地,你在心中默數著,拿起第十五捲羊皮紙的時候,他端來的盤子就會扣在你桌上。

然後你蹙起眉頭,停下手中的羽毛筆,看到他的餐盤不識相的壓住了你剛剛完成的羊皮紙的一角。

也罷。 你想,任由他扳動你的椅子抽走你手上的羽毛筆跟紙捲。



即使你知道,就算他不來叫你吃飯,你餓了,還是會「一不小心」吃掉他偷渡進寢室的小圓麵包。

你知道,他是故意的。



但是你並不知道,他到底每次吃東西的時候都在開心些什麼。

你只是專心的,分割、咀嚼、吞嚥面前的食物,像是某種儀式。

他又笑起來了,你不知道為什麼。 「能吃到東西很幸福阿。」他說。

是嗎?不知道為什麼,他嘴角沾上的麵包屑讓你一陣煩躁,甚至來不及拿起手巾前就先抄起了魔杖。

在他又蹦又跳的當下,你飛快的吃完了食物。大概是吃得太快,所以口腔的熱量才會從臉頰與耳朵蒸散吧,你想。



你以為他知道的,麵包籃子裏的小祕密。

大概吧,你還是有些不確定的事情。


大前天吃掉了一顆,前天吃掉了兩顆(剩下的兩顆餵了小鳥,你希望他沒發現),昨天吃掉了三顆,今天你不打算吃,但是仍然偷偷拿走了三顆。


放在抽屜裏應該沒問題吧?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§其之三

奧立佛‧木透打開小圓麵包籃子。拿著一顆麵包的手停在半空中。

派西‧衛斯理已經坐回書桌前,攤開他的第十六捲羊皮紙。

「派...派西?」空氣中透過來的顫抖語氣夾雜著不確定。

「恩?」羽毛筆沙沙的劃過羊皮紙,聲音比平時都響。



「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派西!!!!!」

「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做,做什麼你!」

瞬間離開地面與椅子,派西‧衛斯理臉龐脹紅。從背後被直接攔腰抱起,他一瞬間覺得剛剛的餐點在胃裏翻攪。

「謝謝你!」 然而,罪魁禍首在他身側放大的笑臉讓他臉上一陣躁熱。

「什麼東西沒頭沒腦的......」別過臉,嘴上這麼說,派西‧衛斯理紅透的耳背一點也藏不住。

「謝謝!」奧立佛‧木透的雙臂收得更緊。

「.......」

「派西派西派西~」

「夠了你!不要轉圈啊!!!!!!!!!!!」



不知道宿舍的隔音做得好不好呢? 派西‧衛斯理事後有點懊惱的想到這個問題。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*每天,每天,都告訴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 LOVE YOU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        I LOVE YOU TOO   





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