○學長生日快樂XD




有一陣子,魔法部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蚊蟲肆虐,就算使用魔法也無法完全清除。於是那一陣子,辦公室裏除了公文傳遞的聲音,還多了許多驅趕蚊蟲的咒語,以及來不及使用魔杖的巴掌聲。

雖然如此,大家身上還是不時的多出許多發癢紅腫的小紅點,就連柯羅奇先生有時候也忍不住搔搔被叮咬的指間,最後受不了的施咒治療。也許那陣子魔法部使用最頻繁的就是治療性的咒語了吧。

當然派西也不例外,整齊穿著的西裝總還是會露出手掌、脖頸及臉部,也難免被瘋狂的蚊蟲留下記號。不過跟大家不同的是,那些從袖口跟領口露出的紅腫痕跡,派西一次也沒有去搔抓它們。

『他的自制力已經到了強迫症的地步了吧,』不只是同事們,連偶爾一見的家人之間也如此流傳,當事人就算聽到了其他人的竊竊私語也充耳不聞。


那些腫包,從頸側換到手腕,再換回另一邊的後頸,沒有人看到派西是什麼時候施咒治療的,就這樣默默的出現,又默默消失。

「衛勒比,你該治療一下,」某天,柯羅奇先生經過他面前的時候忍不住這麼對他說。
看起來就一陣癢。 柯羅奇先生心想。

派西只是點頭稱是,然後默默的舉起手中的魔杖。

『派西是個工作狂。』後來大家慢慢的改口了,間或夾雜了一些擔心跟關心的聲音。





「嗨,該休息一下囉。」下班打開公寓門的那一瞬間,映入派西眼中的是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及語句。一貫的輕鬆穿著、一貫的關心語氣、一貫的在他還沒有把東西放置妥當就遞過來的餐前小點心--對方指稱的餐前小點心,誰知道他的嘴是不是根本沒停下來。

沒有馬上接過點心,對方倒是先用空著的手拎走他手上的提包跟大衣,派西彎下身子將皮鞋放在鞋架上,緊靠著一把火閃電。

「你最近的工作變得更多了嗎?怎麼喬治說你『完全』變成工作狂了?」將派西的大衣跟提包放好,奧利佛站在一邊等著掛上派西解開的領帶。

隨著滑動的領帶鬆開的領口露出兩三個小紅包,一路延伸到鎖骨上。

直接將拉開地領帶甩到奧利佛身上,毫不意外被接個正著。

「病媒蚊……」像是賭氣的聲音被包覆在溫暖的懷抱裏,顯得有些悶悶的,跟奧利佛手上點心的甜味混雜在一起。



今天,又被咬了。
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