§正面
崔老妮教授曾經說過,咖啡渣可以預測未來的運勢。
他先看了看掌心小小暖暖的杯子,然後抬頭看看對桌興奮的眼睛。
聽說球賽快要開打了。
「快喝,快喝嘛!」
咖啡有些涼了,他仍然故意喝得很慢。

如果這樣,能讓那炙熱的眼光多留在自己身上一會,也好。 


§反面
他一邉泡咖啡,一邉用餘光瞥他凍得發紫的指尖。
他總是這樣--抱著書,冷了都沒發覺。

在會惹得對方發脾氣的狀況下將稍微放涼的杯子塞到對方手中,他的掌心擦過對方指尖的時候,硬是停得久了一些。
「快喝,快喝嘛!」

崔老妮教授曾經說過,咖啡渣可以預測未來的運勢。
但其實他想預測的,一直都不只是自己一個人的運勢。 





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