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
*    HP衍伸
*    半架空
*    微CP:詹石/石哈石
*    部分OOC (!?)

OK??
↓ 
 ↓  


對我來說,父親真的是個很遙遠又夢幻的名詞。  

1.

從水蠟樹街被接到霍格華茲之後,每年快接近自己生日──大概是一到兩個月前──哈利總是會被緊張兮兮的朋友、教職員、來看熱鬧的史萊哲林們,弄得一起神經緊繃、跼促不安。

尤其是在一打開房門,就看到床邊堆滿的禮物的時候。

哈利拆開熟悉的禮物包裝,把衛斯理家提前寄來的那部份禮物放在床上。還有芽菜教授托奈威拿來的藥草,奈威早哈利幾天生日,芽菜教授總是早了很多一起將禮物交給他們。海格的禮物……也許不該稱為生日禮物,海格總是無時無刻將大大小小的東西塞給他,哈利看著還冒著煙的烤蛋糕,放到一旁的小桌上。

還有很多他根本不知道是誰寄來的禮物,總是在他生日之前,還未放假離開學校的時候,每天一點一點地讓貓頭鷹送到霍格華茲。有些來自那些稱他是奇蹟男孩的人們,有些是一些看了預言家日報的讀者,有些他根本不知道是誰。

獲得來自各方的善意(也許有些並非善意),哈利其實有點招架不住。當榮恩每次興奮的坐在自己床上,羨慕地看著一些高價的禮物的時候,哈利反而羨慕他身上穿著的織著名字縮寫的毛衣。

如果父母親還在的話,應該就不會收到這些禮物了。哈利看著忍不住動手幫忙拆開一個大盒子,一邊發出驚嘆聲的榮恩跟西莫,默默地想念著衛斯理家的氣氛。





披著隱形斗篷,哈利疾步走過霍格華茲清晨的走廊。他習慣性地隱藏了腳步聲,身旁只傳來清晨啁啾的鳥鳴。

穿過拱門,步下階梯。隱形斗篷並沒有在刷過階梯稜角的時候留下布料的沙沙聲,哈利沒有抬頭多瞧幾眼在門廊上打瞌睡的幽靈,只是抓緊了手中的筆記本,快速的往水池旁移動。

現在還太早,周末的學生們幾乎都還在睡夢之中。


哈利來到水池邊,先放下筆記本,才輕手輕腳地褪下隱形斗篷。

筆記本跟隱形斗篷。哈利捧著它們,呆看了一會。

兩樣物品都不是從父母親手上直接拿到的,卻都輾轉來到他的手上。寫在筆記本上的工整字跡、還有隱形斗篷的輕軟觸感,哈利看著它們,想像父母親拿著它們的時候的樣子。

如果當時,額頭上沒有留下這道疤痕,我現在是不是還能夠感受到曾經握著這些東西的手的溫度呢?」哈利這麼想著,手指也無意識地又摸上右額上似乎傳來麻癢的傷疤。


自從知道自己是個巫師、來到霍格華茲、知道自己和父母過去遭遇的事情、抵抗來自其他學院學生的嘲諷,甚至一次又一次的面對仍未消失的威脅。哈利越來越無法克制的想,如果那些事情都沒有發生,自己並不是那個「奇蹟的男孩」的話,也許真的可以獲得一些更平凡的幸福──由其是在去榮恩家拜訪的時候,他更深切的這麼感覺。


但大家都認為他是個特別的孩子,似乎都不在意他也想要過得更普通一些。

想到這裡,他由衷的感謝這件父親曾穿過的隱形斗篷──雖然曾經披著它冒過許多次險,但是哈利還是最喜歡用它來逃避帶著成見的目光,就像今天一樣,能夠安靜的移動到他想去的地方。


天漸漸亮了,哈利抱著斗篷跟筆記本準備移動身體,將自己更隱藏到湖畔的植物之中。

雖然這裡應該不太會有人過來,但是他還是不喜歡突然被打擾的感覺。

突然,哈利抱著的斗篷中,露出了紙片的一角。

這是什麼?」哈利疑惑的伸手去取,掏出了一張小紙片。


從來沒有人發現,隱形斗篷其實有個口袋。就連穿過許多次的哈利、榮恩跟妙麗也完全不知情。

哈利又伸手進去掏了掏,確認裡面沒有其他東西了。

是誰放的?」哈利疑惑的夾著紙片,一邊猜想是不是曾經收藏過這件隱形斗篷的使用者隨手放入的。
如果是他們放的,會是誰呢?

泛黃的羊皮紙片被折了兩折,可能因為斗篷的收納而添加許多皺摺。

哈利小心翼翼的將紙片攤開,深怕一不小心弄破了它。

在看到上面文字的時候,哈利不由得睜大了眼睛。





我親愛的孩子。」泛黃的羊皮紙上,沾染了淡淡的墨指紋與筆跡,就像是剛清理完環境之後,隨手拿張紙寫下的紀錄。筆跡有些顫抖,像是克制不住的開心一般,又急又草的寫下激動的心情。

是爸爸!?」哈利瞪著紙片上的筆跡,不敢置信。

是爸爸嗎?他的心情應該很激動吧?為什麼在穿著隱形斗篷的時候寫下這張紙條?當下是怎樣的狀況呢?
一大堆問號飛快的竄過哈利的腦袋,他反覆看著這行字,想像著當時的情景。

他翻動手上的紙片確認了幾次,就只寫了這麼一句話。

就算只有這麼一句話也很棒了。」哈利心想,好像這樣又能跟父親的距離再縮短一些。


早晨的風很涼,吹過樹梢的時候發出了沙沙的聲響,像是有人在那兒竊竊私語,然後低聲笑了起來。

哈利捏著紙片望著樹梢出了一會神。

爸爸和媽媽,你們現在也在看著我嗎?

哈利小心的將紙片沿著原來的摺痕折回去,準備夾進母親留下的筆記本中。但他突然想起了什麼,又急急地將紙片攤開,然後掏出魔杖,認真的思考起來。

根據劫盜地圖的經驗,哈利認真的想著父親會不會在紙條上也施了一樣的魔法。


但是,密語是什麼呢?





今天他起得很早,正確來說,是很久沒有在這樣的清晨醒過來了。

詹姆張開眼睛,看著眼前的景色,然後意識到自己是坐在樹下的──湖邊的樹下。

他坐了起來,有點茫然的看著自己透明的軀體。

怎麼又會來到這裡呢?」印象中自己已經死了才對,雖然的確是蠻懷念霍格華茲的。
當初石內卜在這個湖邊被自己弄哭的事情,想到還是會忍不住笑出來──雖然之後莉莉生氣的表情有夠恐怖的。

身旁傳來魔杖與紙張摩擦的窸窣聲響,吸引了詹姆的注意。

他回頭去看,只看到一個矮小的身影窩在稍遠的樹下對著一張紙片皺著眉頭摩挲。

那張紙片好眼熟……」詹姆想著,視線跟著移到那張陷入思考的臉龐:「好奇特的疤痕阿~這小子真衰,連疤痕都這麼明顯,綽號肯定叫疤頭吧!

詹姆在對方跟前蹲下,盯著他瞧了一陣,又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,發現他看不見自己。
深埋在靈魂深處的惡作劇基因就隨即跟著冒了出來。

『疤頭小笨蛋,你在想什麼阿?』詹姆發現對方也聽不見自己,語氣更是戲謔了起來。

哈利渾然不覺。他仍然盯著紙片,想了半天,決定先拿劫盜地圖的密語試一試:「我在此鄭重發誓,我絕對不懷好意。

紙片上一點反應也沒有。

『欸~你小子,這可不是劫盜地圖阿!』詹姆翻了翻白眼,忍不住伸手往哈利的頭上推去。
但就在碰觸到疤痕的那一剎那,腦中突然響起了一陣熟悉的尖叫聲──連月亮都被隱匿的夜晚,讓他再也見不到自己妻兒的時刻,那個在他靈魂離體的時候,還依稀聽見卻已經無法阻止的,摯愛失去性命前發出來的絕望的尖叫聲。

『你……』詹姆驚訝的看著哈利仍然深鎖的眉眼,翠綠的眼瞳緊盯著紙張,認真思考的表情。

TBC.
 


Comments

無滅影
11/28/2012 8:48am

還有嗎?還有嗎?~~
很好看耶~~
怎麼停在這麼釣人味口的地方啦~~>w<////

Reply
小呆
02/26/2013 4:54am

抱歉這麼晚回覆> <
其實還有但我沒有時間做QAQ

希望快點抽時間出來做完阿阿阿(崩潰)

Reply
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