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夢到了中隊長。

我的夢是彩色的,一直以來都是。以前都覺得沒什麼,不過就是夢境而已,但是這次我突然很慶幸我的夢是彩色的。
能清楚的看到夢裡的人真是太好了。


-------防爆警戒線--------

起頭是什麼我已經記不清楚了,總之我大概是負責打雜的傢伙,一開始我就在洗衣服。
看著面前一大桶的衣服,也沒有「哎呀這件搞不好是閃閃或伯恩或前輩或聯隊的誰都好啦的內衣,真想舔舔」的想法,很努力的把衣服都洗完了。
我跟其他打雜的同伴努力的把所有洗好的衣服都脫水之後,下一步就是要將衣服一件一件的掛到曬衣場裡架高的曬衣竿上。

晾衣服的方式通常是這樣的:先用衣架子穿過一件衣服之後,用長的Y型叉撐上曬衣長竹竿。
但是本人又矮天性又懶惰,通常會一次弄好好多件衣服之後,一次撐上去掛著再分散開來──後來想想,我把習慣帶進夢裡去幹麻呢......
不過這種晾衣服的方式,基本上也是沒什麼問題的。

問題就出在--晾完大部分衣服之後,還有最後的一些衣服沒地方晾了。
「這下糟了呢~」同伴苦惱的說,雖然我看不清楚他的臉,但大概知道是聯隊裡的小夥子。 所以我也是聯隊裡的小夥子嗎?
「沒關係啦,還有個地方可以晾。」我這麼說著,然後撐著最後那一堆已經穿好衣架子的衣服,跑到曬衣場外面去。

曬衣場外,經過白色的階梯,連接的是一個小小的運動場。有一群脫了一半制服的人正在打籃球。
簡易球場上有穿著深藍色跟白色的無袖汗衫跑跳搶球的身影,還有運球拍打的空心聲、軍靴摩擦過地板的孜嘎聲,還有一群大男孩的笑聲。 不過我看不清楚到底是哪些人。

我跟同伴找到了從白色樓梯間延伸出去的竹竿--雖然看起來原本的功能應該不是晾衣服,但是應該也可以將就著用吧。

懸掛在天花板上的竹竿很高,我跟同伴兩個人,在階梯上跳上跳下的,好不容易把整落衣服掛上去了。
但就在這時候,我們發現了一個大問題--我們根本搆不到衣架子的上緣,無法把整落衣服分散開來。

『矮呀~』我看著那堆衣服這麼想。『第一件竟然是粉紅色蕾絲小可愛,到底是誰穿的阿?』 我一直在想這種不合時宜的問題,反正看似衣服不會自動掉下來了。

有人從階梯上走下來之後,坐在階梯上看我跟我同伴繼續徒勞無功地拿著Y型叉跳上跳下。
「你們去找中隊長幫忙阿。」穿著紅色制服的佛羅倫斯坐在階梯上刁著煙,笑笑的這麼說。旁邊的艾妲巴了她的頭之後叫她維持點形象。
『先不說其他的,小姐妳們也穿越太大了吧!?』我看著她們這麼想。 而且正常的打雜小弟哪敢因為這種事情去叫中隊長阿!?

但就在我跟同伴繼續跳上跳下的同時,一樣穿的很輕便的米利安就這樣從球場另一邊走過來了。
一樣沒有穿全套軍裝,只是罩著深藍色無袖汗衫,下身搭的是卡其色軍褲跟深棕色靴子。中隊長繃著臉往樓梯的方向靠近。

『阿阿有兩隻手耶......靠腰也太高了吧!?』我一邊十分不禮貌的這麼想,一邊看著中隊長走到我們面前停下來。
同伴的氣息在這時候已經消失了,打球人群的笑聲也變得很遠,背後的佛羅倫斯跟艾妲大概已經退場了。
夢就是這麼好用......不過可不可以來個人救救我阿這個場面超尷尬的耶!!!!!!!!!

他抬頭看看對我來說超高的竹竿,然後看看我跟我手上的Y型叉。
「你到底在搞什麼阿!?」中隊長瞇著眼睛看我。 差點被眼神殺死喔喔喔好恐怖~(抖)

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(大概因為是夢),跟他說:「那個......可以幫我拿下來嗎?」 大概沒有用娃娃音吧......
「這麼懶惰的晾衣服方式到底是誰教你的阿!?」中隊長一邊不耐煩的說,一邊好像要掏出腰間配槍的樣子,把手按在腰側。

既然事情都已經變成這樣了,我想『被射成蜂窩也不要緊啦哈哈哈^q^』所以繼續開始在階梯上跳上跳下,然後一邊跟他說明為什麼我可以把衣服晾上去,但是現在卻拿不下來也無法把它們分散開了。

「其實我是想把衣服晾好的。」我很誠懇的說。 大概

中隊長的眉頭越皺越緊,「非常困擾的」低頭看了我一眼之後,就伸手把那一大堆衣服一次都拿下來了。



------------然後我就醒了-------------

醒過來之後我驚嚇的發現我大概要遲到了..........果然遲到了十分鐘(艸)



And..............
喔喔喔喔喔中隊長你真的好男人我要嫁給你阿阿阿阿阿阿!!!!!!!!!!
尬的請讓我飛高高拜託!!!!!!!!抱高高也可以!!!!!!!!!!!(想幹麻!?)
醒來之後的我覺得......這根本夢境羞恥僕類吧!?

夢中的中隊長一定在想:『哪來的神煩小白目?』
不過我完全可以體會我老婆一邊罵著蠢熊一邊使喚中隊長的情景了~
媽媽我也想使喚他阿!!!!!!!!(拜託自重)


大概就是這樣~(今天也抱著香菇的抱枕等待好夢吧wwwww)
 


Comments




Leave a Reply